笔趣阁顶点 > 穿越之农家子 > 第56章 受罚

第56章 受罚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穿越之农家子 !

    林明翰跪在地上,绝望的低着头,他知晓他完了,彻底的完了,之前林侯爷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就狠狠的踹了林明翰一脚,那一脚并不轻,林明翰的追缴当时就流出血来。

    但在场的人,最关心林明翰的姨娘不在,林夫人对这个庶出闹出的这种丑事,幸灾乐祸还来不及,怎么会关心对方的伤痛。

    眼下林夫人从开始到如今一直沉默的呆在林侯爷身边,直到眼下林侯爷开口应承了这门婚事,林夫人才终于开口说起话来,

    “付夫人,以后你们家馨儿嫁到我们府上,我们会好好对待馨儿的。付夫人尽管放心好了,明翰这个孩子虽说是一时孟浪,但也是个好的。你放心好了,过几日我定然登门到伯府来的提亲。”

    林夫人说着话,嘴角的笑容实在忍不住,她的心情实在是太好太好了,这个长子一直以来都是她的心病,眼中钉肉中刺。

    虽说有孝道在前,但这个长子是侯爷亲自教导的,林夫人能动心思的地方也少了很多。这个长子的婚事一直是林夫人为难的地方,那些对林明翰将来前程有帮助的闺秀,林夫人自然不愿意让他和这样的人家结亲。但若是门第太低的话,林侯爷这关却是过不去。

    之前林夫人是琢磨着让林明翰和林侯爷的妹妹,孙家的姑娘定亲,也算是亲上加亲。那孙家已经落魄下来,唯一的依仗也是她们侯府。定下这门婚事,在老太太那边也有交代,林明翰又得不到任何的好处。但林夫人想得好,只是孙家那边和老太太却并不愿意让她如愿。

    之前几次暗示全都被孙家夫人给挡了过去。等到林明锦到府上做客,林夫人也算是看出来,孙家这是看上了林明锦,只觉得很好笑。她和长公主也做了很多年的妯娌,读一长公主的性子也很了解,孙家这样的人家,长公主是不会看上的。

    她当然不会说破这个,只是准备着看对方的笑话。付子馨从被众人发现就羞愧晕倒过去,虽然这种晕只是一个装晕,被丫鬟们搀扶着在一旁休息的付子馨只觉得一切都是一场噩梦。她至始至终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是衣服湿了,到客房里面换衣服。

    但谁知道那客房里面却藏着一个男人,后面的事付子馨已经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她很清楚她中了暗算,在客房里面他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但男人的力气不是付子馨一个姑娘家能推开的。付子馨很清楚她被陷害了,那个客房最初的时候她没有注意,如今回想起来客房里面有着一股甜香,这种甜香也让付子馨身子开始乏力,浑身发热.

    之前推着林明翰的手力气也越来越少,到后来更是欲拒还迎起来。也是这样推开门的时候,众人看到的是林明翰和付子馨搂在了一团,密不可分。付子馨躺在床上还不知道这个时候发生了什么,她眼下什么都不想也不愿意去想,无助的眼泪不停的流了下来。

    这次寿辰,无论是东道主的承恩公府还是镇北侯府,或者是清河伯府心情都很是复杂。等到事情暂时解决,承恩公府的最后客人也告辞离开,承恩公再也不用隐藏心中的情绪,一脚踹到了对面的椅子上面。

    “夫人,内院的事你是如何处理的,我已经询问过了,明明是男宾休息的地方,女眷怎么会出现在那里。你若是说清河伯府姑娘和林家小子之前有私情,这种话也只能糊弄糊弄外面愚昧的人,到我们这边是骗不了人的

    。清河伯夫人今日的表现你也是看在眼中的,这桩事双方都不愿弄大,才暂时压了下来。但我们府上这边却决不能就这么算了,那藏在背后搅了老夫人寿辰的人,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的,你们几个都给我听好了,要是让我知晓你们谁参与到今日的事,不要怪我这个父亲不讲情面。”

    先是对着承恩公夫人发了一顿脾气,接着就把怒火对到了在场几个承恩公的子女上面。在询问了两个当事人发生了什么之后,承恩公很清楚这桩事要做成眼下这样,定然有他们承恩公府的人参与在其中,而且从内院到外院不止一位参与这里。

    眼下承恩公想到这个还有些后怕,他之前问了负责接待的下人,知晓了了一个内情之后,越发的感觉到后怕。这个客房最初的客人不是林明翰而是林明锦,但是都不知晓林明锦什么时候离开,而喝醉了酒的林明翰是怎么稀里糊涂代替林明锦在那件客房里面休息。一想到这个背后的人算计的是林明锦,承恩公也觉得一阵后怕。

    他们承恩公虽说是皇后的娘家,但和长公主和皇帝太后的关系却比不上的。皇帝平日里面对皇后给予了尊重,但皇宫里面除了皇后以外,其他几位妃嫔的盛宠正荣,她们膝下也有成年的皇子。皇后和太子的处境如何,承恩公比其他人更清楚。而曾经经历过那次政变的他更清楚,对于皇帝来说长公主代表的意义。

    这一次林明锦被找回来,皇帝对林明锦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很多时候对待他比对待他的皇子更好。若不是长公主拒绝,怕是林明锦身上早已经有爵位在身。要知道当初林明锦刚刚被找回来的时候,皇帝就在内阁上提出给林明锦侯爵的封号,连侯爵的的府邸都选好了。

    他们这些内阁大臣对于皇帝的盛宠觉得不妥,但劝说的话,却被皇帝给堵了回去。皇帝心意已决,这又是皇帝的家事,他们这些外人说不得什么。

    后来皇帝改变了主意,听说是长公主入宫劝说了皇帝。这些事只在京城顶尖的一些人才知晓,没有人对外面去说。承恩公一想到自家儿子竟然算计到林明锦的身上,若是事情成真,等待他们承恩公府那边可不仅仅是长公主的怒火,还有皇后和太后这两个世上最尊贵之人的雷霆之怒。

    那不是t他们承恩公府能承担,甚至会牵扯到宫里面的皇后和太子身上。承恩公世子没料到本来计划万无一失算计,竟然会被对方逃了过去。之前故意灌醉了林明锦,让下面的人把他带到早已经准备好的客房里面。那客房里面的熏香是添了一些特殊的香料,闻了不长时间就会让人中招。而也是在这个时候会有承恩公世子安排好的婆子走进去。在等到两个人奸情正热的时候,他们这些人在撞入捉奸在床。

    本来承恩公世子安排好的是他们府上模样最难看的一个婆子。那婆子身材臃肿,膀大腰圆,满身横肉,地位低贱,林明锦那样高高在上的公子哥若是让人看到他和这样粗鲁的妇人滚在床上,那场景一定会很好看。

    但承恩公世子也不清楚本来准备好的人怎么会突然变成了清河伯的姑娘。不过不论是谁,只要能让林明锦出丑也算是差强人意。他们这边的人估计好了时间,在看到滚成一团的两个人有意的呼喊,那个时候林明翰的脸埋在付子馨的胸前,在门后的下人角度问题看不到林明翰的容貌,还以为是和主子估算的一样,自然是按着早已经准备好的剧本演了下去。眼下承恩公世子看着自家父亲的怒火,有些心虚的倒退了两步。他以为他的动作很小,但却瞒不过一直重点观察他的承恩公的眼睛。

    “逆子,果然是你的这个逆子,当初我就猜到这件事只有你这个逆子才能做出来,其他的人可没有这么胆大包天。我之前听你母亲说,还以为这段时间把他关在府上,你整个人都长进了。眼下看来你不但没有长进,相反还变本加厉起来。逆子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也不会饶了你。”

    之前承恩公也怀疑是这个儿子,府上这些人能做出这种荒唐的事也只有他一个。眼下看到承恩公世子心虚的模样,更是确定了心中的想法,怒火正盛的他这一次要请家法出来。承恩公夫人看到老爷对儿子动怒,有些担忧的给身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而丫鬟看到夫人的眼色,悄悄的退了出去。

    “父亲,你不要冤枉人,这件事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父亲您要有证据,我也不会说什么,但您没有证据,就这么说,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了。”

    承恩公世子自然不会承认这个,否则父亲的怒火可是他无法承担的。眼下承恩公世子只希望母亲请来的救兵能够快点到,要不他真的要撑不下去了。

    承恩公自然不会相信自家儿子的谎言,已经认准了这件事背后之人,承恩公直接拿起了他们家家法的鞭子,对着儿子的腿抽了过去。这鞭子是承恩公传了几代的,他年轻不懂事的时候,父亲也是用这个鞭子给他好好长了一个教训。

    之前几次的时候,承恩公也想要动家法,但每次都被自家夫人给拦了下来。这一次承恩公是不准备再宽宏下去,要不这个儿子再不懂事下去,迟早要闹出事端出来。承恩公夫人这一次也知晓儿子做的事却是太过分了。

    她已经被承恩公训斥了,这个时候也无法为儿子开口,只能希望求救的人能快些把老夫人请来。要不他的儿子今日却是要受罪了。那鞭子狠狠的抽到了承恩公世子的腿上,承恩公世子啊的一声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接着就要向外面跑去。

    而承恩公别看有了年纪但也算是老当益壮,看到承恩公世子要躲,又是一鞭子抽了下去。承恩公手上的鞭子是特制的,那鞭子抽在身上,立刻出现了一条血痕,疼痛可想而知。那边承恩公府的老太君想到自己寿辰出现的闹剧,心中也很是不痛快。刚刚换了衣服要休息的她却是看到大媳妇身边的贴身丫鬟面色惨白的快步走了进来。

    “老夫人救命,老夫人您快些去看看,要不世子就要被老爷给打死了。夫人这边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让奴婢来求救老夫人您了。”

    那丫鬟的话让老夫人一下子站了起来。承恩公世子是老夫人的心头肉,从小到大不舍得动他一个手指头,说起来承恩公世子有眼下这个性子,离老夫人的娇宠是分不开的。

    “你们老爷是怎么回事,出事也不能拿孩子出气。那家法怎么是一个孩子受得了的。走我们快些去看看,我苦命的孙儿。”

    焦急的老夫人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快步走出了院子。那边匆匆赶来的老夫人还没有走到这边,就远远看到向着她这边跑过来的孙儿。承恩公世子眼尖,目光在躲避父亲的鞭子以外,还一直注意着外面的情况。远远看到老夫人走过来的身影,就尖叫着向着她的方向跑了出去。

    “老祖宗救命,父亲他要打死我了,老祖宗救命。”这边承恩公世子躲在了老夫人的后面的同时,承恩公也拿着鞭子追了过劳。

    “逆子,你给我出来,今日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还不给我出来。”承恩公看到母亲,狠狠的瞪了一眼在后面快步走来的承恩公夫人。慈母多败儿,母亲来了一定是这个妻子派人请来的,他可是看到母亲身边跟着那个丫鬟是夫人身边的大丫鬟。

    “还不给我住手,孩子做错了什么事,要你要打要杀,今日可是我老太太的寿辰,在我老太太的寿辰上,也不求着你这个儿子能为我尽孝。只希望你这个儿子不要气我这个老太太就好了。你明明知道他是我的命,偏偏要打他,是不是要看在我老太太死在你的面前。”

    承恩公老太君在看到承恩公世子眼下悲惨的模样,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对着承恩公一顿臭骂。那承恩公面对老母亲要死要活,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母亲已经出面,他在不甘愿也只能暂时算了,把手上的鞭子扔给身边的下人。

    “母亲教训的是,但这个逆子着实可恶,母亲怕是不知晓今日寿辰出现的事,全都是这个逆子在背后做的。对于这个为了一己私欲,就毁了他人清白的逆子,儿子如何能不动怒,若是再不让他懂规矩,怕是我们承恩公多年的基业全都要毁在这个逆子的手上。”

    承恩公看着后面的满身血痕的承恩公世子,眼中也有了几分心疼,但想到他做的那些糊涂事,那丝心疼跟着烟消云散。

    “孩子还小,有些事要慢慢教。他纵然做错了什么,你这个父亲的耐心教导也是了。这个孩子我是老者长大的,自家孩子如何你这个做爹的还不清楚。这桩事我看定有隐情,孙儿,你当着老太太我的面,告诉你爹,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不要害怕,老太太给你做主,你如哟是冤枉的,我老太太一定会给你做主。”

    承恩公世子这个时候自然要好好为他辩解一番,他最初却是做了一些安排,但事情和他预想中的完全不同,出现这些差错,代表这桩事不仅是他怕是也有其他人参与到其中,如今这个黑锅却是要他一人来背,承恩公世子自然不会这么算了。

    “老大,你也是听到了,孙儿的话,这桩事依照我老太太来看定然有蹊跷。你也不能不问青红皂白,就把责任全都推到孩子的身上。这对孩子来说很不公平。依照老太太我的意思来看,这桩事还要仔细调查一番。老大媳妇,你还不快点去请先生来府,孙儿伤成这个样子,还不快点去让人来看看。”

    老太太很是心痛孙儿的伤痕,边吩咐那边的大儿媳妇,边让人去把屋子中之前收藏的药膏拿出来。那承恩公夫人之前没有办法无法阻挡承恩公的怒火,看着儿子伤痕遍布的模样,有着说不出的心痛,眼下听到老夫人的话,也不愿意在留在这里,直接开始张罗了起来。对于承恩公老太太来说起,比起知晓真相,她更关注自家孙儿的身体。

    老太太,自家夫人和承恩公世子到后面疗伤,承恩公这边看着他们离开,到也开始继续调查起来。儿子的性子他也是了解,他的话虽说不能全信,但很多地方确实能够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