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之农家子 > 第61章 罪羊

第61章 罪羊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穿越之农家子 !

    对于四姑娘这个庶出的妹妹,三姑娘一直以来都没有放在眼中,纵然小的时候四姑娘比她这个嫡出的姐姐看起来还受宠,但三姑娘很清楚她们的身份有别,在府中的时候还不显,等到她们出嫁的时候,嫡庶之别就会显现出来,纵然庶出再优秀,也比不上嫡出。

    而最后的结果,也和三姑娘预料中的一样,从懂事开始一步步的谋划,让她们母女在府上的日子渐渐从最开始被架空的当家主母,一步步走到今日镇远侯府真正当家做主的女主人,就连镇远侯府老太太也在三姑娘许配给五皇子之后,改变了对大夫人的态度。

    “之前我已经交代身边,这些东西,四妹妹你若是喜欢,尽管拿去,我们姐妹一场可不能为了一些珠玉之物伤了姐妹之间的情谊。不过,我瞧着妹妹你的气色不是很好。

    气大伤身,你们这些做丫鬟的是怎么伺候你们家姑娘的。好奴婢是在做错事的时候提醒主子,而不是让主子任性妄为,主子做错了事,她是主子自然不会有什么事,但你们这些下人,可就要受罚了。

    来人呀,你去吧胡妈妈叫来,我们府上这段时日是不是没有教导丫鬟们规矩,让胡妈妈好好教教这些丫环的规矩,四妹妹你看怎么样?我瞧着你身边的丫鬟的规矩也该好好学学了,否则这个样子下去,将来怕是要给四妹妹你闹出祸端来。”

    三姑娘眼下是镇远侯府第一红人,她开了口,直接对准了四姑娘身边的贴身丫鬟。这些丫环都是府上的家生子,对于府上的情况再了解不过,胡妈妈是管教丫鬟的婆婆,最是厉害不过,把她们交到胡妈妈手上,那下场可不是一顿鞭打就能熬过的。

    她们这些丫环都是如花年纪,若是真落到了虎妈妈手上,受罪不说,连命都是要丢了一半。一想到这些下场,四姑娘身边的丫鬟双膝一软,差点瘫倒在地上。

    四姑娘也没有料到三姐姐会这么不给她面子,打狗还要看主人,若是今天真的让三姐姐把丫鬟带走,她这个镇远侯府的四姑娘那真的是颜面扫地,连自己的丫鬟都保护不了,又怎么会有人信任她效忠她。看着已经有丫鬟从院子里面走出去,准备去找胡妈妈。

    四姑娘这个时候也是真的慌了神,望着身边丫鬟求救的目光,张了张嘴,却发现她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也是这个时候狼狈不堪的她才第一次真正发觉她在镇远侯府的处境。

    “姐姐,我身边的丫鬟管教问题怕是不用,麻烦胡妈妈了。妹妹我今日有些头晕了,才会差点伤到了姐姐的丫鬟。姐姐看在妹妹还小的份上,就原谅妹妹好不好。胡妈妈那里,姐姐也是了解的,这两个丫鬟从小跟在妹妹身边伺候,若是到了胡妈妈那里,妹妹真的舍不得。”

    纵然再不愿意,四姑娘这个时候也只能强忍住心中的骄傲,对三姑娘低下了头颅。但事情哪里有四姑娘以为的那么简单,三姑娘看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妹妹,嘴角勾着笑容,身手搀扶住四姑娘,“妹妹,你说什么话,我这个做姐姐的怎么会让妹妹你难做。

    胡妈妈那里也是替妹妹教教这些丫头规矩。妹妹怕是还不知晓吧,你的婚事,母亲那边已经差不多有了定夺,用不了几个月妹妹你那边怕是要出嫁了。本来按着规矩是我这个姐姐要在妹妹你之前,只是皇家规矩,姐姐的婚期容不得做主。

    妹妹那边却是寻到了一个好日子,姐姐这里也要恭喜妹妹了。本来今日的事也算不得什么,只是妹妹眼看着要出嫁,身边的丫鬟却是当不得事,这可是万万不妥的。姐姐也是为妹妹你着想才会如此做。”

    三姑娘想到了四姑娘那边刚刚定下来的婚事,心中越发的痛快。本来她是不打算这个时候让她知晓,谁知道她主动找她的不快,那她也不介意把这个喜讯告诉对方。

    婚事定下来,三姑娘的话让四姑娘整个人愣在那里。什么时候定下来的,为什么她什么都不知晓,连姨娘那边也没有透露一二,这婚事定的如此急,是不是有什么蹊跷。一时间心乱如麻的四姑娘满脑子都想着她的婚事,把两个丫鬟求救的目光全都忘到了脑后。而那两个丫鬟得不到主子的帮助,只能被胡妈妈带走。

    “我听下面人说,你把你四妹妹定下来的婚事告诉她了,这样也好,也让她提前做好准备。说起来也是你妹妹命好,虽说是个续弦,但承恩公府是什么门第,他们家的公子又是什么身份,能嫁到承恩公府,可是上天赐给他们镇远侯府的喜事。当然这桩喜事,四姑娘会如何去想,却不是镇远侯府这些当家人所看重的。

    承恩公家最受宠的儿子,也是之前陷害林明锦的人不知道是得罪了何许人也,前阵子却是闯了大祸,在秦楼楚馆和人争风吃醋,动起手来,一时失手当场把人打死。

    对方的身份算不得什么,只是京城的商户人家公子,若是在私下里面,依照承恩公的面子,这桩事会悄无声息的被处理,可惜事情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而在京兆府的林明锦更是悲催的被京兆府的上下官员给推了出去,去应对这桩事。

    京兆府尹在接到下面传了的消息,眉头紧皱,不知道要如何处理。这承恩公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京兆府敢得罪的,但若是不处理的话,京城这么多人看着,他京兆府也很可能会被言官弹劾不作为,怕是官位难保。进退两难的京兆府尹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还是身边的师爷出主意把这个烫手山芋推到能应付这桩差事的人身上,而这个人正是林明锦。

    用江湖之术蒙骗了长公主,避免了婚事的他这段时间过得是如鱼得水,和秦烈挑明关系之后,两个人的相处也突飞猛进。沉浸在爱情的甜蜜,让林明锦每日的心情都是阳光明媚,也是这样的好心情让他没有注意到京兆府尹和他说话神色中的不自然,还以为是寻常的争风吃醋而一时失手的人命案子,答应一声就带着属下赶去了案发现场。

    等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只剩下一具尸体血淋淋的倒在了地上,而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已经被身边的小厮护送着离开了这里。林明锦最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行凶者是谁,按着平日处理案件的规矩先是把尸体让人送走,让仵作去验尸。

    而他和属下去询问在场的人,希望能从他们口中还原一下当时的真相。第一个被询问的正是青楼的老鸨,自家场子里面出了这种事,老鸨哪里敢隐瞒,还不等到林明锦询问,就把事情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出来。而林明锦在听到行凶之人是承恩公府的公子,也是阴沉了脸,大概想到他是被人推了出来。但既然已经接手了,林明锦也没有办法不去应对,只能带着属下赶去了承恩公府。

    承恩公刚下朝就看到家人在外面满脸焦急,一看到他出来,忙快跑几句,在陈恩公耳边悄声说了什么。而承恩公听到这个消息,也是脸色大变,脚步慌乱的快步上了马车。孽障,承恩公回来的时候推开了换乱成一团,抹着眼泪的家人,对着床上哀嚎的孽子就是一鞭子抽了过去。

    “眼下不是教训孙儿的时候,孙儿已经遭了罪了,我苦命的孙儿。”承恩公府老太太一看到承恩公不问缘故就对着她的孙子动手,直接挡在了孙子的前面。可怜的孙子是彻底毁了,那个天杀的的竟然伤到了孙子的命根子上,老太太想到刚刚从太医那边听到的消息,只觉得心如死灰,恨不得直接把那天杀的家人全都捆过来,千刀万剐。

    承恩公是听到家里人传来的消息,说是自家儿子在青楼里面打死人,只觉得怒火中烧,恨不得杀了这个逆子。回到府上也直接抽起府上的鞭子对着逆子动起手来。家人禀告的时候承恩公还不知道儿子伤到了命根子,还是被老夫人拦住之后,才从老夫人的哭泣中了解了这一悲惨的事实。

    他们承恩公府只有这么一个嫡出,也是如此,老夫人才会对这个孙子宠爱万分,让他不知道天高地厚。而他这个父亲对这个儿子也很是疼爱,如今算是吃到了苦果。如今儿子那里有碍,承恩公想到传承子嗣,心中越发的苦涩。承恩公世子三年前成婚,当时是门当户对,天子赐婚。

    本来以为娶了妻子,成家立业能修身养性,谁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承恩公世子和妻子都是被娇宠惯着长大,夫妻除了最初的蜜月期之后,就闹了别扭。承恩公世子不是委屈自己的人,在妻子那里受了冷落,也就把心思放到了府上的花花绿绿身上。

    而承恩公世子妃也是好相处的,为了这个没少对发落府上的丫鬟侍妾。后来世子妃在分娩的时候难产,早产了一个病弱的儿子,就离开了人世。对于这次蹊跷的早产,承恩公府和世子妃娘家也起了龌龊,两家从接两姓之好变成了两姓之仇,互不来往。

    对于这个儿媳妇的离逝,承恩公心中也很是遗憾,怕这个病弱的孙子被人暗害,把他抱到了自家夫人身边亲自抚养照顾。而承恩公世子对于妻子的去世,却是没有任何感觉,相反由于脱缰的野马越发的恣意妄为了起来。半年前,承恩公府,世子陷害林明锦的事败露之后也是被承恩公狠狠教训了一番,却是老实了一阵。

    如今半年过去了,被承恩公放出来的世子又闹出这么一桩人命案子。承恩公长叹了口气,还想说些什么,却听到前门那边的小厮禀告,京兆府的官员前来拜访。京兆府的官员来他们承恩公府为了什么事,承恩公自然一清二楚。看着躺在床上的儿子,抹着眼泪的老母亲和妻子,思考了片刻,让对方见来。

    “让他们走,我苦命的孙儿已经这样了,他们还赶来抓人,你这个做父亲的不能为儿子做主。我这个老太太却不会让任何人带走我的孙子。”

    一直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找不到发泄地方的老太君,在听到京兆府竟然派人来抓人的时候彻底爆发了。

    “夫人,你看着母亲,不许母亲冲动。京兆府这次也是职责所在,我们府上自然不能仗着权势去拒绝。他做错了事,被人抓去也是情理之事。他闹出今日的事,也是我们把他宠坏了,这里我会处理,母亲您保重身子。”

    一连串的打击,纵然经历很多大风大浪的承恩公一时之间也承受不住,用手揉了揉已经发胀疼痛难忍的头,迈步走了出去。这一刻承恩公的脚步很慢,很慢,原本挺直的背也弯曲了下来,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