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奉子婚 > 第55章 跑路

第55章 跑路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奉子婚 !

    第55章跑路

    雷沐岑的饭局提前开始,由于国家对公务员有着中午不喝酒的规定,饭自然也吃得快,又以茶代酒,也没有多少娱乐活动,剩下的就是讨论合作事宜,此次来的是省委书记,为了维持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良好形象,用餐的时间必须缩短。

    而这样,也使得雷沐岑轻松自如,本来他就不准备出席的,但是想到齐靖前中午要与友人聚餐,他便只好出来透透气,反正不用喝酒。

    刚从餐厅出来,雷沐岑便从下属那里得知齐靖前与友人聚餐的地点正好与他两隔壁,他们这间餐厅比较安静,隔壁餐厅则热闹非凡,是个不错的地方,选得不错。

    喝了杯茶清清喉咙,坐在楼上的雷沐岑想等着齐靖前跟友人吃完饭一块儿回公司,或者两人悄悄到外面转转,饭后散个步什么的。

    还未等他拨通手机,便看到他父母的车缓缓使入车库。

    难道只是巧合?

    雷沐岑心思百转,他不相信这只是巧合,便派下属去打听他们所在的包厢。

    不出五分钟,就给雷沐岑带来了结果,齐靖前与他爸妈进的同一个包厢,可想而知是怎么回事。

    爸妈私下接触靖前。

    他们想干什么?

    不是说好等他约定时间再找机会出去吃饭,现在是怎么回事,他非常想知道。

    难道爸妈现在还担心他的感情问题?不可能。

    他爸妈以前就不怎么管他的感情问题,怎么现在会突然找上靖前,这个中缘由他现在非常想知道。另外,他还从下属口中得知道订位置的人是冯致海,为什么冯致海会插手,他与靖前根本就没有怎么接触过。

    到底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神情阴沉得可以滴出水,雷沐岑还是没忍住直接冲了上去,他自然不能让齐靖前受委屈,无论他爸妈的出发点是什么。

    正好他们才点完菜,还没有开始用餐,服务员刚刚离开,门没有关紧。

    真是无巧不成书,他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刚开始听得云里雾里的,绑架事件?当年的齐靖前离开过?

    到底是什么!

    他们到底对自己隐瞒了些什么,为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靖前又为什么认识他爸妈,与冯致海也是一副娴熟的态度。

    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一头雾水的雷沐岑内心本来就带着怒气,怒气冲至最高点,便有了前面那重重推包厢门的一幕,将齐靖前四人吓了一跳,特别是搭桥牵线的冯致海差点想钻到桌底,被吓的。

    兄弟,我真的没有出卖你,我是无辜的。

    齐靖前微微皱眉,雷沐岑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他比任何人都不希望雷沐岑发现他与雷川秦婉云两人见过,但是现在被发现。

    雷川第一个开口:“沐岑,我和你妈……”

    雷沐岑冷漠地盯着齐靖前说道:“我想知道你们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你们瞒着我什么。”

    齐靖前被他盯得头皮发麻,手脚冰凉,这一幕他是真没有预料过。

    秦婉云到底是他母亲,了解自己的儿子,只是现在要解释,还真有点难,他们本次见面本来就是故意要瞒着他的,但是现在却被发现,不像是致海透露的,齐靖前垂头不语,也不像是他透露的,是他自己发现的?

    雷川和秦婉云相视一眼,对雷沐岑说道:“今天是我们约易前出来的,先回家再跟你说。”

    雷沐岑望向冯致海:“你也帮着他们瞒着我?”

    冯致海很无辜地说道:“我们也,为你好。”

    雷沐岑望向垂头不语地齐靖前,为什么靖前连个眼神都不给他,是心虚吗?

    一时之间,雷沐岑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在他满心欢喜想要得到对方注意的时候,别人老早就认识他了,还隐瞒了许多事情。

    只是他真的完全没有印象!

    所有人都知道,只有他不知道的感觉非常不好,心情非常差,想揍人。

    冯致海看出雷沐岑眼里的暴戾气息,举手作投降状:“事情解决后我陪你到武馆来一场。”

    饭是吃不下去了,齐靖前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如今的雷沐岑,他直接站起来对众人说道:“你们先吃,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他一直没有做好准备。

    带的只有钱包手机车钥匙,离开也是轻易而举的事,只是雷沐岑站在门边,他要离开必须经过雷沐岑。

    雷川和秦婉云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齐靖前的离开也能够避免更多的尴尬,当年的事情终于是没办法再保密下去。

    齐靖前走到门边,却被雷沐岑抓住了手,抓得死紧,几乎将他弄疼:“我想要一个解释,所有的。”

    齐靖前看他,而后又欲言又止,终究只是应了声:“嗯。”

    雷沐岑再生气,他也不会把气撒在齐靖前身上,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雷川和秦婉云更像欺负人的。

    齐靖前并没有直接回公司,而是先给方棋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这几天孩子生病要在家里照片,请假之类的,请他代转告雷沐岑。

    方棋并没有多想,他在公司还忙得死去活来,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齐靖前请假老板肯定会允许的,便直接答应了。

    挂上电话后,齐靖前直接到学校里找天佑和天誉。

    这些年活得真的有点憋屈,他也想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老早前就想做的事情。

    带着孩子们一起去游山玩水,什么也不去想。

    他问天佑和天誉:“能请一周的假期吗?”

    天佑点头:“距离期末考试还有八周,一周的假期是可以挤出来的。”

    天誉似乎嗅到某种味道,说道:“我有时间,有时间,是准备去哪儿吗?齐叔。”

    齐靖前揉揉天誉地脑袋说道:“能叫我爸爸吗?”

    天誉想也没想,掷地有声地回道:“当然可以,爸爸!”

    齐天佑:“……”老爸想干嘛,感觉他的情绪非常不对劲。

    儿子们顺利请完假。

    齐靖前拍着方向盘说道:“我们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

    雷天誉握紧双拳,欢呼道:“好酷,现在就出发吗?”

    齐天佑伸手探了探他老爸的额头:“爸爸,你没事吧,现在快到冬天挺冷的。”

    齐靖前笑道:“我们又不去北方,去四季如春的海南岛怎么样。一直想,愣是没有时间,现在正好有时间,我们去吧。”

    不待齐天佑分析这其中的利弊,雷天誉又欢呼道:“那必须准备好沙滩裤,还有防晒油,我还要回家带行李吗?”

    齐靖前说道:“不用,身份证办了吧?”

    雷天誉点头,经常往国外跑怎么可能没有身份证呢。

    齐靖前开始吩咐任务:“现在回家收拾行李,天誉暂时穿天佑的衣服,你们一起回家收拾,天佑把我们三人来回机票先订了,就订最早的那个航班。还有,天誉,等我们到机场后你再给家里打电话,其他时间先找个理由混过去。”

    雷天誉说道:“保证完成任务,这事儿我最熟练。”背着老爸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真的很酷啊,以后就是他跟老爸炫耀的资本了。

    完全没有想过这是齐靖前跟雷沐岑之间有矛盾后产生的结果。

    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雷天誉和齐天佑只负责被齐靖前带出门,待雷沐岑发现后他们估计已经在沙滩上玩得不亦乐乎了。

    其实,今天的齐靖前除了惊慌之外,还有一种压在心中的石头终于没了的轻松感,他感觉自己得到了解放。

    雷沐岑被隐瞒的事情自然会有雷川秦婉云他们去解释,而他们之间的那些事情,只要雷沐岑一天没有解除他脑中的那些限制,就永远会有隔阂,或者雷沐岑不觉得,但是齐靖前会,他没办法毫无顾忌的跟他在一起,毕竟他们还有那些浪漫又奇特的回忆。

    虽然不知道爸爸为什么这么突然做一个决定,但是想着要出去玩,齐天佑还是听安排在网上订当天最早的机票,并收拾行李,多带几套衣服。

    学校离家里不远,三人花了不到一个小时便将行李收拾好,两个箱子,刚刚够。

    该带的物品一件都没落下,因为有天佑在,学霸会将所有的内容都在脑子算计一遍。

    龟先生交给楼下的邻居老伯代为照看,老伯很热心,说他的小孙子最近肯定会好好吃饭了,因为之前天佑带龟先生出去遛的时候,他家小孙子就紧盯不放,死活要带回家养。

    在众人完全没有想到的情况下,齐靖前带着他的宝贝儿子们坐在飞机航班,离开了南市,完全不拖泥带水,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相较于雷天誉的兴奋,齐天佑更为冷静,在飞机上休息时,他看到老爸神情有些不对。直到雷天誉靠在齐天佑肩上打起欢快的呼噜后,齐天佑才开始跟齐靖前探讨旅行的原因。

    “爸爸,你有心事。”齐天佑肯定说道。

    “没有。”齐靖前不承认。

    “你有。”齐天佑又道。

    “好吧,那又如何。”齐靖前难得在儿子面前任性一回。

    “能说出来让我听听吗?”齐天佑。

    “暂时还不能告诉你。”齐靖前说道。

    “是跟雷叔叔有关。”齐天佑继续肯定道。

    齐靖前突然笑起来:“别猜了,我不会告诉你的。”儿子太聪明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齐天佑还想说什么,空姐送吃的过来了。

    与此同时,雷沐岑从保镖口中得知,雷天誉下午请假离开了学校,而且请假的时长是一周,但是人不知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