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神偷拽妃,王爷滚远点 > 第089章 被挟持了

第089章 被挟持了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神偷拽妃,王爷滚远点 !

    最最重要的是,自己的眼力这么好,从这个距离看过去,都无法看清湖面上飘着的到底是什么,只能隐约可见是一白色物体。

    可是这小环,为何会这么笃定地说这是云紫凝的裙子呢?

    奇怪,真是奇怪该!

    云落狐疑的视线落在小环的身上,却见原本一脸焦急的小坏忽然转头对她诡异的一笑。

    云落的心中刚刚暗叫了一声不好,两道黑影就从她的头顶跃下,一左一右落在了她的身边。

    而与此同时,原本平静的湖面上忽然冒出了几个身影,水中那两个毫无防备的禁卫甚至连喊都来不及喊一声,就被一刀毙命。

    两圈鲜红色的血雾在水中散开,触目惊心。

    是她害了他们……

    云落心生内疚,凌厉的视线落在将她围住的两人身上,沉冷出声:“又是你们!蹂”

    他们正是昨夜云紫萱找来的黑衣人。

    “呵呵,想不到传说的废物小姐,竟是这等的绝色美人。”随着一道轻挑的声音,几个黑衣人又从林中走出,带头的正是昨夜被南翼玄吓得不举的老大。

    云落静静地站在原地,表情淡定,没有半丝的慌张,一双眸子只是高冷而轻蔑地看着那老大。

    她的平静,她的冷艳,让那老大为之一怔,随即面露意外地道:“传言果然是不可信的,传说中一无是处,胆小懦弱的云大小姐,不仅美丽勇敢,而且还聪慧过人。”

    昨晚虽然视线不佳,他们没能看清她的真容,可是从她的身段还是判断得出,昨夜将云紫凝带来的人,正是她。

    而且她长得可比那云紫凝漂亮多了,若是能将她压在身下,那种滋味肯定是……

    想着,想着,原本昨夜被吓得软趴了的小兄弟竟然缓缓地站了起来。

    靠,光想想都能把他的不举给治好了!

    老大那色迷迷的眼神看得云落一阵恶寒,“你们连皇宫的禁卫都敢杀,胆子倒是不小。”

    云落的话让老大面色微变,随即却恶狠狠地道:“呵呵,两个禁卫算什么,就是玄王来了,咱们也不会怕的。”

    “是么?”云落讽笑,视线在他的某个部位看了看,幽幽道:“口气倒是挺大。昨晚也不知道是谁被玄王吓得直接不举了呢。”

    “……”老大的双眸一瞪,面露凶光,“贱人,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就让你试试看,大爷我到底是举还是不举!”

    说着,他对着围在云落身边的两个黑衣人使了个眼色,“把人带走!”

    另外的几个禁卫就在这里附近搜索,他们不宜在此地久留,不然他肯定将这个贱人给就地正法了。

    这里一共有九个黑衣人,而且武功都不差,云落知道,凭着自己的本事想要从这么多人手中脱身,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们不立即杀了自己,肯定是要把她带到云紫萱姐妹那里去。

    如果她现在大声呼救,那些禁卫肯定会听到,但这样一来,说不定反而会招来杀身之祸。

    所以云落只能乖乖地跟着他们走了,她的身手还没暴露,就有机会脱身。

    眼看着黑衣人带着云落走了,一直躲在一边的小环朝着浮在水面上的两具禁卫尸体看了看,等了好一会之后,忽然大声呼救道:“不好了,不好了,大小姐被人抓走了!”

    凄厉的叫声在林中回荡,不一会儿,在另外两个方向搜索的禁卫就汇聚到了这里,“小姐被谁抓走了?”

    小环面色苍白,泪痕满面,“是被一群黑衣人!他们杀了两个禁卫,就把大小姐抓走了,我躲在后面才没被发现。”

    说着,小环指了指浮在水中的那两具尸体。

    禁卫们一看湖中已经死去的同伴,眼都红了,“他们去往哪个方向?”

    “那里,他们到那里去了!”小环朝着相反的方向指了指。

    云落是太后重视的人,又是玄王未来的王妃,禁卫们不敢怠慢。

    其中一人对着另外几人道:“你去把两个兄弟捞上来,你去通知玄王,剩下的都跟我走!”

    禁卫们离去,小环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嘴角勾起了一抹阴恻恻的笑。

    再说云落,被九个黑衣人带着朝着林中深处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四周,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心中却是着急万分。

    再这么走下去,离那些禁卫们越来越远,他们都要找不到自己了。

    而且她也很清楚,小环肯定会把他们引到另外一个方向去的。

    怪就只能怪自己太大意,竟然上了小环的当。

    现在看来,她只能自救了。

    就在云落寻思着脱身之计的时候,有个黑衣人对着老大唠唠道:“老大,我们要下山为什么一定要走这么难走的路呢?”

    “你傻啊!”老大赏了他一个爆栗,“下山的路只有两条,不从这里走,你难

    道还从官道下去吗?万华寺附近戒备森严,又有皇城的一百禁卫,最最重要的是还有个南翼玄,若是他们守在官道上,你觉得你还能活着么?”

    “老大言之有理。”那黑衣人点点头,表示理解。

    听着两人的对话,云落偷笑起来。

    这老大刚刚还说就算南翼玄来了也照杀不误,这会儿倒承认自己怕他了。

    云落的偷笑被老大看到了,他怒道:“你笑什么?”

    “啊,我有笑吗?”云落一脸无辜地眨眨眼,忽然嘴一瘪,“我现在哭都来不及,哪还有心情笑呢?我的脚都走得起泡泡了……”

    老大倒是相信了云落的话,他们确实已经走了许久了,他们几个大人都觉得脚痛了,更别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相府小姐呢。

    看着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老大的同情心不由得被勾起了,叹口气道:“你也别怪我们,怪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好,竟然有那么两个狠心的妹妹。”

    女人之间的斗争,他一个男人是真的无法理解的。

    明明是亲姐妹,竟然要斗个你死我活,这贵族人家的事情,果然是复杂啊。

    “我没有怪你们。我知道你们也只是收人钱财,替人办事而已。”云落低了低头,清亮的眸子泛起了水雾,“我只是有点不甘心。被人叫了十七年的废物,好不容易有人肯娶我了,现在却没机会了。”

    “哎,所以说生在富贵人家,未必是好事啊。”老大又是一声叹息,抬头看看头顶的太阳,催促道:“赶紧走吧,时间不早了。”

    他跟云紫萱她们约好,天黑前一定把她送到山下去。

    云落也不再说话,默默地走了起来,微眯的眸子却冷静地打量着四周。

    这华山她虽然来过几次,但是除了那官道,对于另外一条下山的路并不熟悉。

    不过从现在越来越复杂的地形来看,肯定是在密林深处。

    带着她的黑衣人一共有九个,老大和四个黑衣人在她的前面,另外四人在她的后面,将她包围在中间,想逃都逃不走。

    她要是想脱身,只能一一击破。

    云落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南翼玄已经得到了云落被抓的消息,在太后的授意下,他带着四十禁卫进入了山中,开始寻找云落。

    云落他们又走了一会,前面出现了一条临崖的栈道。

    那条栈道很窄,只能容一个人通过。

    前面的五人已经踏了上去,云落却是迟迟不肯走,站在那里瑟瑟发抖。

    “快走!”老大在前面不耐烦地喊着。

    “我……我恐高!”云落的声音都颤抖起来,一手扶着山壁,死都不肯下脚。

    “你昨晚胆子不是挺大的吗?这会儿倒知道怕了?”老大笑了起来。

    话虽这么说,他心里也是理解云落的。

    这下面的悬崖深不见底,别说是个女子了,就连他多看几眼都觉得害怕。

    只是现在不是他同情心泛滥的时候。

    眼神狠厉了几分,他狠狠地出声道:“你走不走,不走我现在就把你丢下去!”

    “我……走就走嘛……”云落瘪瘪嘴,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踏上了那窄窄的栈道。

    可是她走一步,就停一下,看得跟在她后面的人直摇头叹息。

    女人就是麻烦!

    走了好一会,云落才走了栈道的三分之一,满是不耐的老大想催她,但又怕自己说说反而吓得她不敢走了,那就麻烦了。

    所以他跟前面的四人先行通过了栈道,在尽头等着他们,反正在这栈道上云落也是逃不掉的,除非她跳下去。

    云落看着已经到了另一端的五人,嘴角轻轻地勾起,就是这个时候了。

    “啊!”正走着的她忽然脚下一滑,跟在她四人同时一惊。

    好在她及时地蹲下了身,除了脚边滚下几块石头,人并没掉下去。

    前面的老大也吓了一跳,对着他们喊道:“看着她点,要是死了,就拿不到钱了。”

    女人就是麻烦,明明可以直接把她杀了,那云紫萱却一定要他们把人给她带去,不然就不给钱。

    原本以为云落会吓得动不了了,好在她在那里蹲了一会之后,又站起来继续走了,只是她的速度更加的慢了。

    老大也不催她,就等着她慢慢地走过来。

    跟在后面的四人也是小心翼翼,不敢出声吓到她。

    云落走一步,顿一下,忽然,她掩在袖中的手轻轻一动,一枚石子快速射向离她最近的那个黑衣人。

    那黑衣人正注视着前面的云落,只觉得膝盖上一阵剧痛,脚一拐,就朝着边上跌去……

    当他意识到边上就是悬崖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啊啊啊!”

    后面的三人根本还未反映过来,他整个人就已经掉了下去。

    “

    小六!”跟在他身后的人本能地上前想抓住他,可是连他的衣袖都没能碰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向下坠去。

    未等悲痛欲绝的他收回手,他忽然感到一道劲风朝着自己的双腿扫来,然后便好似有什么东西割断了他脚弯的静脉。

    他的双腿反射性地朝前一曲,然后整个人扑了出去。

    “啊啊啊啊!!”

    又是一道凄厉的惨叫声,那声音吓得后面的两人直接愣在了原地,再也不敢前进半分。

    剩下的七个黑衣人都呆住了,直直地看着他们掉下去的悬崖,半响没有出声。

    顷刻间,真的只是在顷刻间,他们的两个兄弟就这么没了。

    “啊啊啊,他们掉下去,掉下去了!”直到云落的惊叫声响起,他们这才反映了过来。

    那老大从失去兄弟的悲痛中敛神,他咬了咬牙,沉声道:“继续走!”

    这两人的死,他并没有怀疑到云落的身上,只以为是一场意外而已。

    毕竟当时的云落走在他们的前面,跟他们离的并不近,他一直看着她,也没发现她有什么异动。

    所以他认定是前面的人不小心踏空了,后面的兄弟想去救他,却不想一起掉了下去。

    终于除掉了两个人,现在还有七个……

    云落颤颤嗦嗦地站了起来,终于又朝前走去。

    后面的两人也继续跟上,不过彼此的距离却是保持得很远。

    他们的意图很明显,就算其中一人掉下去了,另外一人也绝对不会去救的。

    云落亦步亦趋,但总算是顺利地到了终点,除了云落之外的七人都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看着两个兄弟掉下去的方向,大家在静静地站了一会,老大出声道:“走吧,之后的路大家小心点。”

    虽然失去了两个兄弟,但是他们的路还是要继续走的。

    云落的后面还是四个人,前面却变成了三个。

    可能是在栈道上被吓到了,云落的脸色很是惨白,额头上都冒出了细汗,脚步也变得踉跄起来。

    山路越来越崎岖,云落一边用袖子擦着汗,一边艰难地走着,忽然,她脚下一拐,就要跌倒,却被走在她身后的黑衣人给一把扶住了。

    “谢谢。”云落对着他虚弱的一笑。

    苍白着脸的云落有着一种柔弱美,那一笑看得扶着她的黑衣人心神荡漾,不由得脸一红,“没……没事。”

    晃神的他却没注意到云落的手在他腰间的水囊上轻轻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