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神偷拽妃,王爷滚远点 > 第125章 南翼玄的痛

第125章 南翼玄的痛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神偷拽妃,王爷滚远点 !

    “所以,你老师当年被贬之后,你就再也没见到过他了吗?”

    客房里面,云落听了南翼玄关于萧菲儿的身份解释之后,开口问道。

    “是的。”南翼玄点点头,“这五年来,其实我也一直都在找他,可是不知道是父皇故意为之,还是老师对我避而不见,即使我动用了整个逆月阁,都无济于事。”

    云落务必冷静地分析着,“那么现在他的女儿带着你的画像找来了,是不是代表他已经不在了呢?”

    “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南翼玄承认,在他听到萧菲儿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这个猜测凡。

    南翼玄将云落搂在自己的怀中,手一下又一下地轻抚着她的胃部,想让她舒适一点。

    对于南翼玄这样亲昵的动作,云落却是没有任何的排斥,一是因为这样真的能缓解她的不适,二是因为靠在他怀中的感觉,真的很不错謦。

    稍稍沉吟了一下,头顶响起了南翼玄的声音:“落儿,你想知道当年萧太傅为何会被贬吗?”

    云落头也不抬地道:“你若是想说,我就听。”

    关于别人的事情,云落没有太大的兴趣,但只要是南翼玄说的,她都会去听。

    南翼玄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其实这事跟我的母妃有关。”

    原本兴趣乏乏的云落在听到这话之后,猛地抬头看向了南翼玄,却见他的眸中有着难得的伤悲。

    她是有听说过,南翼玄的母妃在她穿越到这里之前就去世了,死因为何,外界却无人知晓。

    之前她没怎么多想,可现在经南翼玄这么一提,她忽然就想到了什么。

    五年前,除了南翼玄的母妃死了,萧易安被贬之外,还有两件事情啊。

    那就是古代云落之死,还有南静媛变傻。

    如果萧易安被贬跟南翼玄的母妃有关,那么她可不可以大胆的猜测,另外两件事情跟这两件事也是有所关联的呢?

    不过云落没有现在将疑问提出来,而是静静地听着南翼玄的述说。

    “你大概不知道,我母妃原本只是太后身边的一个小宫女,自小被太后收留,所以她跟我父皇一起长大,两人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父皇成为太子之后,几次想娶她为正妃。太后虽然也很喜欢她,却因为她身份卑微,最终只答应她做侧妃。所以,父皇在娶现在的皇后之前,就先娶了我母妃,在登基之后,虽然无法给她后位,却给了她一直不变的宠爱。”

    “所以自嫁给父皇的那天开始,皇后就对我母妃产生了恨意,一直明里暗里地刁难她,而母妃为了不让父皇为难,一直隐忍着,什么都不敢说。”

    “直到我出生之后,皇后就变本加厉了,父皇终于发现了一些端倪,可是母妃和太后都劝他忍耐,毕竟他刚登基,根基未稳,要靠皇后的娘家势力扶持。不过许是知道父皇一经发现,皇后也手链了许多,之后的几年,倒是一直相安无事。”

    “可是随着我的长大,还有父皇对于我的器重,皇后又开始蠢蠢欲动了,但她一直按耐着,直到五年前的那一天……”

    说到这里,南翼玄停了下来,云落看到他微红的眼眶,知道他接下去要说的事情,肯定会让他很难受的。

    她伸出手抱住他的腰,轻声安慰道:“你要是太辛苦,就先不说了吧。”

    云落的主动让南翼玄心中温暖,笑了笑道:“其实有些事埋在心中太久,反而会更加辛苦。以前我不说,只是没有倾述的对象而已,再者,我也希望能让你看到一个完整的南翼玄。”

    “好,那你继续说。”云落靠在他温热的胸前。

    “那天是我十五岁的生辰,父皇给我办了一个小宴,请的人不多,只有太后,皇后,几个嫔妃,还有就是我的老师萧易安。”

    “父皇和老师相谈甚欢,两人都喝了许多的酒,老师不甚酒力,没多久,就醉倒在了桌子上,父皇派人送他去了一个偏殿休息。”

    “那日,小媛的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没带到宴会上来。吃到一半的时候有宫女来报说小媛一直哭着找母妃,无奈之下,母妃只能去照顾她了,剩下的人继续吃。”

    “可是就在大家酒足饭饱,准备散席的时候,忽然有个太监慌慌张张地跑来了,正是之前送老师去偏殿的那个太监。”

    “太监将大家带到了老师休息的那个偏殿里面,然后看到了将母妃和老师推向万劫不复的那一幕……”

    南翼玄再一次停了下来,可是云落完全能想象得出他们看到的到底是什么。

    她紧了紧抱着他腰的手,心疼地道:“玄,你母妃是怎么样的人,你是最最清楚的,你知道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对不对?”

    “嗯。”南翼玄点头,将她拥得更紧,“除了我,太后和父皇也都相信母后不是这种人,可是当时那么多人都看到了,母后和老师百口莫辩。”

    “父皇虽然想将这件事给压下,可是

    皇后却紧咬着不放。后来老师为了保住我,保住母后,主动做出了牺牲。”

    “紧接着,又出现了一件足以让母后奔溃的事情。因为那天母妃原本是要去照顾小媛的,可是因为半路被人迷晕送去了老师那边,最终因无人照顾,高烧不退的小媛被烧坏了脑子,从此傻了。”

    “我和父皇,还有太后都怀疑此事是皇后做的,可是一直找不到证据。我恨不得直接去杀了皇后,却被父皇一次又一次地劝下,直到三个月后,母妃因为巨大的舆*论压力,还有对小媛和老师的自责,吊死在了自己的寝宫里面……”

    说完这句话,云落只觉得一滴温热的液体滴在了她的脸上。

    她没有抬头,因为她知道南翼玄肯定不想自己看到他流泪的样子。

    她只是把脸紧贴在他的心脏位置,轻声道:“我知道你这里被伤的很重,很疼。以后,你就把它交给我,我来负责把它修好,好不好?”

    云落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自己内心的人,可是一旦认定了这个人,那她是绝对不会吝于表达的。

    她之前一直都好奇,为什么皇上和太后对南翼玄会如此的纵容,而南翼玄对他们的态度又如此的冷漠呢?

    现在,她终于知道了答案。

    “谢谢你,落儿!”南翼玄亲吻着云落的发丝,闭着眼呢喃着。

    五年了,这五年来,这个秘密一直压在他的心中,他恨太后,恨父皇,更恨皇后。

    五年来,他不愿接触任何的女人,只因为母妃吊死在横梁上的身影一直在他的脑中晃荡着。

    在梦里,他曾经无数次将利剑刺入了皇后的胸膛,割断了南靖安的脖子。

    可是醒来才发现,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他创立逆月阁,杀一切想杀的人,只为了缓解一下心中的强烈杀气。

    他收集一切有关皇后党和太*子党的消息,只为了在适当的时候,给予他们致命一击。

    直到眼前这个女子的出现,她就这么毫无预警地化开了他多年的郁结,深深地扎进了他试图封闭的心中。

    云落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要把你上次说过的话还给你。以后的路不管是怎么样的,也让我陪着你一起走,好不好?”

    “好。”灼热的唇缓缓下滑,落在了她的眼上,脸颊上,最后停在了那温热的娇*唇之上。

    云落闭上了眼,主动地张开了嘴,南翼玄的趁机窜入,攻占了那让他渴望已久的城池。

    喘息声越来越急促,这个吻已经远远满足不了南翼玄了,他的手滑到了她的身前,开始解云落的衣带。

    云落没有拒绝,而是配合着他的动作,房间里的温度直线攀升。

    “咚咚!”敲门声毫无预警的响起,屋中刚刚燃起的火焰仿佛被人浇了一盆冷水,南翼玄的脸都黑了。

    南翼玄想继续,云落却是推了推他,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这里可是人员复杂的客栈,他还真以为是他玄王府了?

    “咚咚!”又是两声敲门声,凌飞寒的声音随之而起,“小落,你睡了吗?”

    这个魂淡,竟然坏了他的好事!

    南翼玄连杀人的心都有了,云落看着他乌黑的脸,止不住地笑起来。

    “我还没睡。”她对着门外应了一声,然后推了推南翼玄,对他挑挑眉,“去开门吧。”

    “我不去!”南翼玄撇开头,像一个别扭的小孩子。

    云落无语地白了他一眼,“那我自己去。”

    说着,她作势就要起床。

    可是才一动,就被南翼玄给按住了,“去就去!”

    他不情不愿地站起身,故意磨磨蹭蹭地朝着门口走去。

    看着他幼稚的行为,云落笑了起来。

    其实某些程度来讲,南翼玄真的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一个将自己封闭起来,不愿接受来自他人的关心和爱护的自闭儿。

    正想着的时候,云落忽然耳尖一动,而于此同时南翼玄也是警觉心起,两人齐齐看向了窗口。

    原本被关着的窗户被骤然打开,一道青色的身影飞快地跃了进来。

    是青鹭。

    南翼玄的嘴角抽了抽,再抽了抽,连开门的事情都忘记了。

    云落却是眉头紧皱,青鹭虽然从来不会走正门,但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就这么闯进来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未等青鹭说话,门外的凌飞寒再一次开口了,“小落,我给你煎了药,你趁热吃了吧。”

    一听到这个“药”字,南翼玄忽然就有点明白青鹭为何会不顾一切地从窗口进来的原因了。

    想到这里,他瞥了一眼青鹭,而后若无其事地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凌飞寒早就料到了南翼玄在里面,所以没有任何的意外,他举了举手中端着的药碗,面带微笑地道:“这是养胃的药,

    我刚刚煎好的,赶紧给小落喝了吧。”

    说着,他径直绕过了南翼玄,朝着坐在床上的云落走去,大有一副要亲自给她喂药的意思。

    南翼玄皱眉,正要走向前,却见青鹭走到了云落的身边,对着凌飞寒道:“凌堂主,让属下来吧。”

    云落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青鹭可不是小鱼和小雅,她是那种你不问她,就绝对不会多说一句话,你不让她做,也就绝对不会做的人。

    可是这一次,她不但主动说话了,竟然还说要给自己喂药。

    她可不认为青鹭是在尽自己的下人本分。

    还有,南翼玄刚刚去开门前看青鹭的那一眼,分明也是有着什么意思的。

    心中带着狐疑,看向凌飞寒的眸光却是无比的镇定,她看出了他的犹豫,随意地道:“让青鹭来吧。”

    凌飞寒脸上的笑容有着片刻的僵硬,但最终还是很自然地将药碗递给了青鹭,“有点烫,小心点。”

    “是。”青鹭小心地接过,而后转向了云落。

    可是就在她要走到云落床边的时候,忽然脚下一个踉跄,“砰”的一声,手中的药碗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