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舌尖上的心跳 > 第68章 千帆的水平

第68章 千帆的水平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心跳 !

    而评审戴维更加是个对甜点要求苛刻的家伙。

    他只是吃了一口,就蹙起了眉头:“所有的一切都很完美,正是因为太过和谐了,熬焦的糖浆味道显得越发明显……我本来已经准备好被狠狠征服……但现在满心空落……”

    是的,维克特失误了。这样的失误对于一般的厨师来说也许无伤大雅,毕竟很少有食客能够品尝出来,但是对于这些味觉敏锐的评审来说,实在无法忽略。

    维克特的抹茶歌剧蛋糕得到了6.8分的评价,他最后的得分仍旧有8.7分。

    观众们呼出一口气来,只要在8.7分以上,维克特的优势仍旧十分明显。除非位列第二位的林可颂能够拿到10分,否则根本不可能赢过他。

    现在看来,基本可以肯定维克特就是这场比赛的冠军了。

    “其实第二名也很不错对吧……我是说面对维克特这样的对手……所以可颂只要能抱住第二名,不被那个后藤信反超就可以了……我是说就算被反超了,她也能得到第三名不是吗?”林叔紧张起来,语无伦次了。

    “爸,你在说什么呢!还没到最后一刻呢!”林小雪用胳膊肘撞了林叔一下。

    宋意然微微一笑说:“是啊,还没到最后一刻。”

    这时候,珊莎也已经举手表示完成。

    她的料理,从前菜到主菜甚至于最后的甜点,都是素食。

    在纽约,最负盛名的素食料理大师就是有“魔女”之称的莉莉丝。

    珊莎的前菜是用各种豆类制成的豆泥,填入蘑菇的中央进行烘烤,当豆泥的浓郁与蘑菇的鲜美融和在一起,一口塞入口中,咬下去,豆泥中蘑菇的鲜汁溢出……温斯顿发出了长长的叹息声。

    每位评审的盘中有三个蘑菇,而戴维无法抵御诱惑,竟然一次性将三个蘑菇都吃了下去。

    “评审员戴维先生,你需要停下来,要知道还有好几位参赛者的料理需要你品尝呢!”安娜丽斯不得不出言提醒。

    “别担心,我的胃口一向很大。这三个小蘑菇对我而言太渺小了……”

    所有观众都哈哈大笑了起来,比赛的气氛轻松了不少。

    而珊莎的主菜则是香煎豆腐配菠菜蘑菇酱。

    每一位评审切开香煎豆腐的表情就似切开鲜嫩的小牛排,送进嘴里的表情也是十分愉悦的。

    “我从没有觉得一点肉都没有的食物能让我这样胃口大开!”戴维舔着嘴唇的表情就像一只大猫,观众们情不自禁笑了起来。

    温斯顿、卢克以及其他评审对于主菜的评价也十分之高,唯一的缺点是豆腐的侧面应该也煎一煎,保持每一个切面都能让齿关感觉到松脆的感觉。

    至于珊莎的餐后甜点,是金色甘曼怡蛋糕。小巧点缀着薄荷叶的蛋糕上中蔓延着橙子、甘曼怡甜酒以及巧克力杏仁的味道,蛋糕柔软而湿润,唯一的不足也只是蛋糕在制作过程中没有等到完全冷却再涂抹巧克力糖胶封存。

    珊莎料理的最后得分是8分,她对这个分数显然并不是很满意,因为这并没有让她获得绝对的优势进入前三名。

    珊莎之后,后藤信也举手示意完成了料理。

    “怎么大家都完成了,就可颂还有一个俄罗斯选手了啊!急死人了!”观众席上的林小雪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林叔反过来拍了拍她的手背说:“别紧张!别紧张!也许后藤信也会失误的!”

    林小雪看着后藤信冷静的表情,摇了摇头说:“他怎么看也不像会失误的样子啊……”

    后藤信所呈现的是与日本料理截然不同的法式大餐。

    他的前菜是茴香章鱼沙律。

    “哦,茴香章鱼沙律是法餐中最受欢迎的前菜之一。章鱼本身是没有什么味道的,沙律最后是否能美味,最重要的就是平衡章鱼与茴香的比例。茴香多了,章鱼本身的原味就失去了。茴香少了,章鱼的鲜美又无法得到衬托和提味。”

    温斯顿只吃了一口,就放下餐具,这让众人紧张了起来,难道沙律有什么问题?

    “完美的作品,如果这是一场歌剧的话,我会起身鼓掌。这道沙律里,茴香与章鱼一旦相遇,就像经历了一场激情的亲吻……这道菜绝对提现了海鲜大师哈金斯的水平!”

    温斯顿很少用比喻来形容某位选手的作品,这说明他真的很满意后藤信的料理。

    而后藤信的主菜也是强势征服了评审们的味蕾:香辣鳕鱼。它的用料十分简单,除了鳕鱼之外,只用到了洋葱、大蒜、红椒、迷迭香、海盐以及黑胡椒。但是这道菜对火候的掌握让评审们叫好,所有的配料比例完美到无从指摘,让人忍不住将鳕鱼一整块往嘴巴里送。

    “鲜嫩入味,黑胡椒的跃动感随着要开鳕鱼肉的瞬间在舌尖蔓延,平衡的味道中暗藏惊喜……这是我们作为美食评审最想要品尝到的美味!没有复杂的烹饪过程,没有让人叫不出名字的香料,一切取决于技术。”

    温斯顿讲出了他心底对所有选手最初也是最重要的要求。

    只是可惜相较于后藤信的前菜和主菜,他的甜点要略微逊色:皇家苦甜巧克力蛋糕。

    奶油糖胶的甜度略淡,这与后藤信本人并不爱好甜食有关。

    但是不管怎样,后藤信最后的平均分高达9.4分。如果甜品能够再完美一些,他这轮比赛的平均分甚至会到达9.6分。

    只是这样的优势仍旧无法让他赶上维克特的总分。毕竟维克特在前两轮比赛中取得的优势太过明显,虽然第三轮比赛出现重大失误,但是第四轮和决赛为他拉回了不少比分。

    安娜丽斯看了看比分扳,她笑着看向林可颂和剩下的俄罗斯选手:“亲爱的们,距离比赛结束还剩下三分钟!你们准备好了吗?”

    俄国的选手和林可颂都进入了摆盘的阶段。

    俄国选手不小心将一份主菜撞到了台面之下,他傻傻地看着地上的菜肴,不由得捂住了额头向后退去。

    观众中发出一阵遗憾的呼吸声,这无疑给了他更大的压力。

    安娜丽斯不由得出言提醒:“请注意,哪怕你失去的是一份主菜,这里有十二份评审,对你最后总分的影响绝不会超过0.5分!我的建议是冷静地完成你所能完成的,坚持到最后!”

    俄国选手呼出一口气,继续完成了他的摆盘。

    而这个时候林可颂举起了手,示意自己完成了全部的料理。

    “啊……林可颂!要知道我本人对你的期待非常之高!评审们已经尝过了维克特完美的前菜和主菜,珊莎令人惊艳的素食料理以及后藤信令人折服的香辣鳕鱼,可颂,如果你想要保住前三名,你必须没有任何失误,没有任何瑕疵。你明白吗?”

    林可颂低头看了看自己所准备的料理,点了点头:“它们是完美的。”

    看台上的观众们为林可颂的自信感到惊讶。虽然他们觉得这是年轻女孩为了支撑到最后强装出来的坚强,但是这三个小时她的冷静她的有条不紊又让人不由得相信她的自信。

    当她的料理被端上餐车,送入后台的评审室,她并没有感觉到之前的忐忑和不安,相反……她觉得一切都轻松了起来。

    她转过头来,看向江千帆,他似乎知道她在哪里一般,他的眼睛看着的是她的方向。

    前菜豌豆虾冻被送到了评审们的面前。

    安娜丽斯笑着问:“各位评审员……你们确定自己还吃得下吗?”

    “哦……上帝啊!豌豆虾冻……我所知道的在这个国家,能把这道菜做到登峰造极的人只有两个,米其林三星餐厅polarlight的主厨布罗迪……以及江千帆。若不是关注八卦消息,我是绝不敢相信江千帆主厨会教导任何一位业余级别的学生!所以我始终相信这位学生一定有什么非同寻常的天赋!这道菜将法餐和中餐的做法相结合,既提现了法餐的浓郁又有中餐在味觉上的别致!我现在很想知道这道菜到底继承了江千帆多少功底!”戴维极为期待地拾起了刀叉,只是他又无法下定决心将虾冻叉起来,“哦,天啊,我现在很紧张。这道菜的摆盘实在很没。绿色的透明的虾冻就好像躺在湖底的翡翠。这样的折射度,它的口感一定很棒!可是我又担心……万一它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美味……我会多么失落啊……”

    观众席上的梅尔叹了口气,小声对一旁的江千帆抱怨:“该死的胖子戴维,他就不能少说一些废话,把虾冻送进嘴里,然后告诉大家到底好吃还是不好吃!”

    而温斯顿也是抬起手来摁住自己的眉角:“如果不是知道……所有选手的比赛是在观众们的见证下进行的……这道前菜的摆盘、色泽、每一处小细节……会让我以为是江千帆……但是只有外形像是没有用的,只有味道的层次所有的一切都完美而精准,这才是真正代表江千帆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