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舌尖上的心跳 > 第81章 香氛与味觉的邂逅

第81章 香氛与味觉的邂逅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心跳 !

    “是小高压锅。”林可颂心中涌起一股欣喜,很难得伊丽丝会对她的想法感兴趣。

    “小高压锅?”伊丽丝愣了两秒之后反应了过来,“你是在高压锅里加入了水和香草,然后炖煮。”

    “是的,不过时间很重要,太久的话气压会破坏香菜的气味,所以在水沸腾之后我就熄火了,慢慢等待高压锅里的气压恢复正常。而在这段时间里,香草会与水充分融合。”林可颂解释说。

    伊丽丝扯起唇角,自嘲地一笑。

    “洁西卡,你还有什么意见和想法吗?”温斯顿问。

    洁西卡摇了摇头说:“无论是蛋糕胚还是巧克力甘纳许甚至于抹茶粉的分量都恰到好处。口感蓬松又不会太散,甜度也很精准,可以说很完美地再现了这道甜点。”

    事到如今,与其鸡蛋里挑骨头不如以豁达的姿态来赞美对方。

    而且她所说的是“再现”。也就是说江千帆与林可颂的抹茶歌剧院蛋糕就算做得再好,也不过是在模仿她的作品。

    “好的!你们双方都在相互赞美,让我看不到任何电光火石的冲突,实在太令人失望了。拜托,等到品尝下一份甜点的时候,请你们务必不要再这么‘相亲相爱’了!”

    说完,温斯顿接过了工作人员递上的卡片,挑了挑眉梢说:“啊哈,这一轮的投票十分接近!一共有十三名评审员将选票投给了洁西卡与伊丽丝,而江千帆与林可颂则得到了剩下的十二票!让我们来看看现在的得票总数!两位昆廷主厨一共得到了七十票!而江千帆主厨与林可颂则得到了75票!还剩下两道甜品,局势仍旧很可能逆转!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一方忽然发生失误,又或者超常发挥!”

    这时候,工作人员为他们送上了第二道甜点,香草冰淇淋山楂。

    林可颂看了看面前洁西卡与伊丽丝所完成的作品。在摆盘上,她们有着属于女性独特的细腻审美,高雅而追求细节。这样的甜品,不论味道如何,仅仅视觉上就给人以十分曼妙的享受。

    她们用在胡萝卜中央挖出了一个小槽,奶油焗土豆泥垫在盘底将胡萝卜固定住,一只红酒杯靠在了胡萝卜的凹槽上,而就被里面则盛放着几颗裹着红色糖衣的山楂。几片薄荷的嫩叶和洋甘菊的花蕊点缀在上面,看起来令人怦然心动。

    “试试看。”伊丽丝的目光锁定了林可颂。

    与其说这是来自伊丽丝的压力不如说这是一场测试。她想要试一试林可颂的舌尖是不是真的那么敏锐,在厨艺上她到底是江千帆的影子,又或者她有属于自己的想法。

    林可颂咽下口水,她有些紧张地抬起勺子,舀起了一颗山楂送进了嘴里。

    牙齿咬了下去,传来咔嚓一声脆响,糖衣在她的口腔中碎裂开来,接着是山楂的酸与微涩,只是这样的酸涩并没有持续太久,香草冰淇淋柔和的甜味很快将她的舌尖包围。

    “怎么样,有什么想法吗?”伊丽丝抱着胳膊问。

    她没有看江千帆一眼,却始终盯着林可颂。

    “很好吃,糖衣的厚薄程度正好,而且足够冷却。你们在糖衣里加入了少量的柠檬皮碎屑,这种清香和微酸与糖衣的甜味相结合,让原本味道上很单一的糖衣变得活跃了起来。山楂选的也很完美,山楂的中央被掏空的很有技巧。香草冰淇淋口感也很柔滑,牛奶与香草的味道并没有完全抢走山楂原本的酸味,相反结合在一起,让人很有食欲。最重要的是,我在冰淇淋里吃到了百香果的味道……很清新!”林可颂很认真地评价。

    “是百香果的碎末。因为山楂的中央本身空间就不大,如果将百香果粒完整地塞进去,空间会不够用,而冰淇淋也没办法与百香果均匀地结合在一起。”伊丽丝声音平缓地解释,“不过林小姐,我想要听到的可并不是只有赞美与认同。我们改变或者说升级了这道甜点,不知道你对这样的升级,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建议?”

    林可颂现在毕竟只是江千帆的学生,她真的可以给伊丽丝这样的知名主厨提意见吗?

    江千帆也吃下了一颗。

    “江千帆主厨,你应该不会像林小姐这样吝啬给意见吧。”

    “她和我有着一样的味觉和看法,就让她来说吧。”

    江千帆的神色中有一种坦然自若,他很肯定林可颂能够说出他想说的话。

    “好吧,昆廷主厨,我就直话直说了。”林可颂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今天的她是一名厨师,不需要在所谓权威的面前畏畏缩缩,“虽然加入柠檬皮碎屑的想法很不错,只是我觉得加入的时机有点不对。”

    “什么?”洁西卡的眼睛眯了起来。

    “柠檬皮余热,它的酸度会比常温要高,甚至于会带出一丝微微的苦涩。你们为了让每一个山楂均匀地沾上柠檬皮,所以是在熬好糖衣,趁着糖衣还是液体状态的时候将柠檬皮碎屑撒在上面的,对吗?但是这个时候,糖液的温度并不低,柠檬皮释放了比平常更多的酸味,而且也会失去以往的弹性……所以当我咬上糖衣再尝到柠檬皮的时候,觉得……好可惜……”

    林可颂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因为洁西卡的脸色已经变了。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江千帆主厨?”

    “你可以现在尝一尝。”江千帆将餐盘推向对面的洁西卡。

    洁西卡也舀起一颗,当她咬开糖衣的时候,眉心缓缓蹙了起来。

    她确实失算了。虽然酸度变化的并不大,一般人也许根本不会在意,但是她没想到竟然被这个小姑娘给尝出来了。

    “可颂已经提出了我们的意见了,昆廷主厨,你也尝一尝我们所做的香草冰淇淋山楂吧。”

    江千帆的声音里没有什么语调起伏,却流露出类似胜券在握的理所当然。

    洁西卡看了一眼面前叶子形状的餐盘,这道甜品的摆盘很简练,就像江千帆的为人。

    那是一个卧倒的脆皮蛋筒,上面贴着几片草莓切片,搭配着薄荷的碎屑,仿佛是土壤中绽放出的轻盈花朵。

    洁西卡挑起一粒山楂,刚送到嘴边就闻到了一阵清香。

    “桂花?”洁西卡愣了愣。

    “是桂花。我们也和你一样,想要让单调的糖衣有更多的风味,所以我们选择了用桂花来增添芳香。不过我们只添加了少许的一点点,因为不想桂花的方向成为主导,盖过冰淇淋中的香草味道。”

    “还有朗姆酒。”伊丽丝开口说,“用朗姆酒来给糖衣增添余味,确实是相当高明的想法。”

    “朗姆酒是可颂的想法。”江千帆侧了侧脑袋。

    伊丽丝扯起嘴唇笑了笑,她没想到自己再一次肯定了林可颂:“是什么让你想到在熬制糖衣的时候加入朗姆酒的?灵感来源于酒心巧克力吗?”

    林可颂抿起唇角摇了摇头:“不是来自于巧克力,也不是来自任何食物,而是爱上一个人的心情。”

    “爱上一个人的心情?”伊丽丝有些难以理解。

    “我相信你也一定爱过某个人,就算他离你很遥远,你也会努力去靠近。就算他看着的不是你,你也会忍不住一直看着他。就算知道所有的付出可能都不会有回报,还是想要在他的身边与他并肩而行。这就像是落入了带着甜味的酒里,明明微醺快要醉得忘记自己是谁,可还是不愿清醒过来。”

    伊丽丝看着林可颂的眼睛,良久,她侧过脸去望向江千帆的方向。

    他永远不知道她用什么样的目光看着他,她对他所有的期待和希望就好像落入糖浆中的一滴朗姆酒,不可能收回,也不可能分离。

    “这确实是一个很精巧、很美妙的想法。”伊丽丝的目光缓缓回到了林可颂的身上。

    她的唇线抿起圆润的弧度,笑容里有一种轻松的感觉。那是发自内心的愉悦。

    “洁西卡呢?你有什么意见吗?”江千帆问。

    尽管脸上很平静,但洁西卡必须承认自己的不甘心。无论是糖衣的配比、山楂的酸度与香草冰淇淋被口腔的温度所融化时仿佛岩浆冲出地表的甜美将味觉征服,甚至于那淡淡的桂花香味和香草的味道配合起朗姆酒的余韵,简直就像是一场香氛与味觉的邂逅。

    她找不到任何瑕疵。

    “它很完美。”洁西卡挤出一抹笑容来。

    如果没有任何对比,普通人一定会觉得洁西卡与伊丽丝的香草冰淇淋山楂美味到无可匹敌,但江千帆与林可颂却用更加醉人的味觉俘虏一切。

    这一轮,洁西卡知道差距将会拉得更大。

    她并没有小看江千帆,但是她知道自己小看了江千帆的眼光。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成为他的学生,更不用说搭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