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闺秘 > 第一百一十二节结局(中)----真相

第一百一十二节结局(中)----真相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闺秘 !

    “而且……”说道这里,乔微微满脸的不甘心“既然你是故意把我引到这里来的,不也证明了,你同样选中了这个地点吗!”

    我慢慢点着头:“是没错,不过这个地点说到底也是你选的嘛,大扎村,地磁异常的村落,在深山沟里,雷雨夜能看见阴兵过路的幻相,一开始我还担心我逃跑的方向离大扎村这么近,你会不会怀疑呢。”

    “所以你们就编出一套绕路走的鬼话来?越绕离m市越远,却离大扎村越近?甚至于今天中午等在那里就为等我们的袭击?”

    “是呀,车子就根本就没爆胎,金子故意压了个石头呗,不等你们来袭击我们,我们怎么好顺理成章的往大山里跑嘛。”

    乔微微听到这边开始笑,笑着笑着整个都颤抖起来,已经让人分不清那声音是悲还是喜了,我真怕她一个受不住疯掉。

    她边笑边说道:“你们俩演的可真好,你情绪那么丰富到位,我都完全相信了,相信你们真的起内讧闹翻了。”

    “不是我们演的好,而是你太急于求成,这种白痴戏码你都信只能说你比我们更白痴。”此刻我的淡定和她的激动相对照起来,还真是实时地证明了这句话。

    不过一边的银子对这个说法似乎感到不满,他轻咳了一声,向我展示他的拳头,提示我他捶墙把手都捶破了,好吧,这一段是他自己加的,当时真吓到我了,也难怪乔微微会深信不疑。

    乔微微可没心思理会任何人,她一心沉溺在自己的失误中,只是碎碎念着:“还跳山崖,也不怕死,你可真拼啊。”

    好吧,这也是银子铤而走险,我们说好的是往山下跑的,毕竟那个坡度不是太斜,跑起来没问题,而且下面马上就是树林,跑进去他们就难追了,实在不行我们还有后招,金子会开着车假装路人冲过来捣乱一下给我们逃跑的时间,不料这个家伙想都没想就抱着我跳了,也幸亏他临时起意,才处处显得逼真。

    这些事我也没必要告诉乔微微,反正我看她现在这个状态也听不进去了。

    “想不到我算计半天,却全都落尽了你的算计里面。”她终于为自己下了个结论。

    “也不亏,你算计我十多年了,我才算计你这么一次,你不冤枉!”

    她终于渐渐冷静下来,不再瘆人的发笑,但整个人却如同抽空了一般,没了精神气只是颓然地站着。

    “我能问你个事吗?”她再次抬头看我,直对上我的目光。

    我也直对着她,却没看出她任何的表情,那双眼睛失去了唯一的光彩,空洞如同木偶。

    “什么?”

    “既然你说移魂有时间限定,那么到底是什么时候?”

    这是移魂术最后的秘密了,我答应过金子让他全部知道的,既然现在事情已成,我也无所谓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说,我回答道:“其实你运气很好,因为每次乱选的日子都选对了,上次选中了,这次差一点。”

    “哪一点?”

    “正确的日子是在满月之夜,月潮对地球影响最盛之时。其实说白了移魂所谓的三大条件,天时地利人和,对应到现代科学分别就是月潮,地磁场和基因之间的巧合碰撞,天时地利决定成功的几率,而人和决定后遗症的大小。当年方严和叶舒梅私奔,两人就选了个团圆夜,可惜不幸被赶着回家团圆的安向阳给撞了,真是巧啊。”我停了停,接着说“以及两个月前的大扎村,我现在都清清楚楚记得,7月11日的晚上对吧,我们在大扎村的山里迷路了,你可能没意识到,那是一个月光明亮的夜晚,而后我也在万年历里面得到印证了,那天晚上是农历六十五日,满月夜。”

    “所以下一个正确的日子是……”乔微微的眼里这才露出点光芒“9月8日中秋节?!”

    “对啊,9月8日刚好是农历八月十五,按传统的说法那是一年里月亮最圆的时候,每年一次的绝佳好机会呀,可你却偏偏选早了一天。”我遗憾道“不过没关系,幸好我帮你纠正,降低了你死亡的风险。”

    “那么我没理解错的话,你都挑好了地利和天时,就是打算再换一次?”乔微微接着问。

    “没错,我可不想稀里糊涂死在你手里,再说了,上次你主动这次我主动,一人来一次刚好扯平。”

    不知不觉中,月亮已经下落,天色又开始变得暗沉,与夜幕刚刚降临时一模一样。没想到我们聊天都聊了这么久,真是口也说干了,腿也站酸了。

    “现在是9月7号了吧。”乔微微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既然天都快亮了,那证明已经是新一天了,我回答她:“没错,你选中的日子来了。”

    “可是距离你选中的日子还有一天。”她悠悠说着。

    “怎么?你还打算翻盘?”

    她缓缓摇了摇头:“不,没必要了,既然我们追求的结果是一样的,那么我并不介意是由谁来主导,只是……你想过以后吗?就算我们换回来,叶家也不见得放过你。”

    “你错了,他们不会放过的是你!”现在该我笑了“你大概忘记了,我是可是拥有洛家血脉的人,虽然现在那个血脉正巧还被你占有着,但只要换回来,我还是我,做不了安大小姐一样可以做洛大小姐,你不会认为洛家没能力和叶家抗衡吧?而你呢?你还是那个落魄的一无所有的乔微微,现在应该很清楚了吧,叶家会不放过的到底是谁?”

    乔微微的眼睑抖了抖,我看不清她的表情,是悲戚吧,但她没有从声音里表现出这一点,她很冷静地说着:“你知道吗?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很古老的故事,两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孩子,他们家境一样出身一样连住宅都是相互挨着的邻居,可是一个长大以后成了地主,另一个却只能一辈子给地主打长工,于是打长工那个不明白了,他去找算命先生问,为什么我和我的朋友一样的生辰一样家境一样辛苦,他能当有钱人我却只能当穷人呢?算命先生掐指一算说道,这是命啊,你们虽然同一个时辰生,可是就差了那么一点,他生的时候刚好碰上公鸡刚打鸣扬起了头,你生的时候刚好公鸡打鸣完了垂下了头,你们一个扬头生注定大富大贵,另个一个垂头生注定穷苦一生。”

    乔微微说完这段故事,轻轻扯起了嘴角,像是在笑,她问我道:“你说我们是不是也这样,一切早都命中注定?”

    这真是个好故事,我记得我妈柳湘慧也跟我说过,命中注定?也许吧。

    我深吸了口气,说道:“好了,故事也讲完了,我想我们差不多该走了吧,要不然天一亮被农民伯伯发现我们糟蹋了他的玉米可就麻烦了。”

    “请吧。”我向门外做了个手势。

    这里离大扎村还有一段距离,虽然离9月8日还早,不然还是提前到达比较好,天一亮叶家就会发现他们和乔微微失联了,我可不希望他们来打个岔毁了我们交换仪式,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呐。

    乔微微也没有抗拒很坦然的地率先走出了屋子。

    我这才朝金子迎上去,小声问道:“搞什么,为什么千子也来了?!”

    当然,我的声音应该不算小,千子已经听见了,他直接回答我:“姨母已经知道了,是她让我过来帮忙的。”

    我冲千子尴尬地笑了下,继续追问金子:“不是说好你们三个就能搞的定吗?”

    “是这样没错,但千子带人来不是更保险吗?”金子说罢掏出手机“再说你自己也承认了,你就是安然你还录了音呢,那千子带人来也没错啊,你是洛家大小姐呀,你刚刚还和乔微微说了一遍呢。”

    “我那不是唬她吗!再说的再说,我们说好的事成时候才承认的呀,你提前告诉萍姨干嘛!”我再次压低了声音快速说道。

    “哈,事成之前和事成之后有区别吗?”金子也跟着我压低声“再说的再说的再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耍赖,到时候你不承认跑了我问谁要钱去,反正我现在钱也到手,剩下的随便你我才不管呢!”

    “你!”我就觉得我掉陷阱里了,果不其然这个家伙……

    “别你了,实话告诉你吧,萍姨压根就没放弃你,要我们跟着你的就是她,不然你真以为我们是活雷锋吗,死乞白赖地要帮助你,演戏而已嘛,你也说了要演就演全套的!”金子反用我的话来压我。

    好吧,我无话可说了,怪不得这个家伙一路人玩手机,现在看来就是是一路给萍姨报告动向吧。

    千子在一旁听得直笑,而且干脆改口了对我的称呼:“月儿姐,我们也快走吧,有什么话可以日后慢慢说,要是金子叔叔有什么地方欺负你了,姨母是不会饶他的。”

    都月儿姐了……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先安全换回来,要是换不回来,或者中途意外挂掉了,扯这些事都是白搭。

    “那走吧。”我说着率先出了门。

    诶?外面怎么没人呢?乔微微呢?不会这样也给她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