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闺秘 > 第八十四节逃跑(上)

第八十四节逃跑(上)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闺秘 !

    “嘎”一声,被推开的房门打断了我的思绪,有人进来了,我立马闭上眼睛装作还没有醒来来。

    听脚步声,进来的人不止一个。

    “我早就叫你不要太过火。”一个沉厚的男声,听起来有些年纪了。

    “反正又没死。”回答的人是叶希羽。

    年长者好像很叶希羽的态度很不满:“你把人弄成这个样子,怎么给上边交待。”

    “至少我把人找到了。”

    “哼,跑了一个,剩下的一个半死不活,你认为上边会满意?”

    叶希羽隔了半天才应声:“如果不是叶希宁碍手碍脚,另外那个不会跑掉。”

    “你还敢提他?你搞出了这种事,叫我怎么有脸见你大伯。”

    “我只不过按规矩办事,再说了,如果没有我他的下场只会更惨。”

    年长者叹了口气:“行了,你做好准备,今晚的交接绝对不能再出任何一点差错。”

    交接?这么说来叶希羽也提过要把我转交给叶家高层的事情,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就在今晚。

    “可这人都还没醒,怎么交接。”

    “那是你应该考虑的事情,不管人是死是活必须准时送达,一秒钟都不许耽搁!”年长者强调。

    “是.。”叶希羽嘴上应承着,心里却暗骂了一句脏话。

    ……

    奇怪!我为什么知道叶希羽心里在妈脏话?!明明我连他表情都看不见……可那一瞬间我仿佛听到了他骂人的声音,与他回答“是”字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操”字。但叶希羽明明只说出“是”,为什么我会认为他心里在骂人呢?难不成这都是我的幻觉?

    我不但能记起乔微微的全部回忆,还能听见别人心里的声音?这是心灵感应?太过夸张了吧,该不会我已经后遗症发作,神经都开始错乱了吧!

    我听到一阵脚步声,然后是关门的声音。

    出去了一个人,屋里还有一个人,直觉告诉我离开的是年长者。因为我还能感觉到叶希羽在思考问题,他在想着该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从我身上得到更多的信息……

    神奇啊!这大脑进一回水后,我还会读心术了?可这种感觉时而模糊时而清晰,有些片刻我只能感觉到他在烦恼,但有些片刻我脑子能冒出一些清楚的话语,例如“这个女人真麻烦”,“醒不过来怎么办”……之类的。

    就好像一台信号不好的收音机一样,一会儿是沙沙的噪音,一会儿又蹦出几句嘹亮的歌声来。

    “这个女人是不是醒了?”这是我大脑里接收到的最新一句心语。

    紧接着就听见叶希羽开口讲话:“别装了,其实你早就已经醒了吧。”

    居然被发现了,我只好睁开眼睛,可就伴随着我睁眼的这一瞬间,那些混乱的感应突然就彻底消失了,就像收音机被关了电源一样,无伦是他的情绪还是他的想法,我一点也感知不到了。

    当然,我现在可以更直观的用眼睛去观察他的情绪。

    他面无表情……

    我抬手拿掉氧气罩,问他:“你是怎么发现我已经醒了?”

    “你眼皮下的眼珠子活动频率的太快,完全不像昏迷中的人,如果不是在做梦,那肯定是已经醒过来了。”

    “那你怎么确定我不是在做梦呢?”

    他略微露出一点得意的神情:“所以我只是试探一下,看你到底有没有醒。”

    真是没想到,原来是我自己把自己暴露了。

    “为什么装睡?”他接着问。

    “装?我只是想再休息一下不可以吗?明明是你们打扰了我。”

    显然这种烂假话他是不会信的:“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你醒过来了就是好事情。”

    “是吗,我还以为你希望我永远都醒不过来呢。”毕竟把我从楼下扔下去的人可是他!就算下面有水池子,也难保我不被溺死。

    他靠到窗子边,掏出火机“啪”地点着了一只烟:“我可不敢,你要是真是死了,我交不了差麻烦就大了。”

    “是吗?”我也试探着问道“我怎么觉得你一点都不想交差呢?”

    叶希羽深吸了一口烟,又慢慢吐出,盯着我看了半天后,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就转过背去对着窗外。

    风只往屋里灌,也把他吐出的烟云带了回来,飘满房间。

    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看来我说对了,沉默只不过是在掩饰思考,他心里有着自己的打算,我何不抓住这个机会,再往他的小念头上加上一把火。

    我主动提起他曾逼问我的事情:“真奇怪啊,怎么我一觉醒来你就转性了,玩起深沉不说话,难道你不想知道答案了?”

    “怎么?难道你打算坦白了?”他立马就接上话,转回身来。

    看来他还是很在意的。

    “也不是不可以告诉你。”

    “我没听错吧,你打算把一切告诉给一个你讨厌的人了?”他语带讽刺。

    我耸了耸肩:“小孩子才凭喜好行事。”

    “这下轮到我奇怪了。”他扬起嘴角“这一觉醒来你也转性了?”

    我不和他绕弯子,直说:“你就告诉我,你是想知道还是不想知道。”

    他沉默片刻,把我上下打量一番,才开口:“没那么容易吧,你想提什么条件,不凡直说。”

    “我就喜欢和聪明人聊天。”我作势想了一下“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而你不把我交给上层。”

    他冷哼一声:“你不觉得这交易太不公平了吗?”

    “这世上哪有公平的交易?”

    他摇摇头:“可惜你的筹码太小,而我的风险太大。也许你误会了,我不是叶希宁那种人,更不会为了一个美人就与整个家族对抗。”

    “你都不问一问,怎么就知道我筹码有多少?”

    “那我就问一问,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说道:“全部,关于移魂术的全部,不光是后遗症状,我还知道实施移魂所真正需要的条件。”

    叶希宁显然怔了一下,但他还是保持着平静,质疑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再次深呼吸,然后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屋里很安静,叶希羽甚至停下了抽烟,只有细微的风偶尔吹进。

    再出现一次吧,我要搏一搏,这究竟是偶然现象,还是我真实的感知。

    有了,一种焦虑的情绪出现在我心头……这并不属于我,我确认我很平静,十分平静。时间在一点点流逝,这种焦虑在一点点扩大,终于,一个清晰的声音浮现于我脑中,只有三个字:疯婆子。

    看来叶希羽着急了。

    “你到底……”他忍无可忍开口了。

    “嘘!”我阻止了他要说的话,然后慢慢睁开眼,对他重复了那三个字:“疯婆子。”

    叶希羽有些莫名,但随而那种莫名被惊讶替代了。

    “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个疯婆子啊,亏你还说我是美女,你真是心口不一。”

    “你……”

    “对没错。”我再一次打断他“我就是能知道你心里想什么。”

    他脸色变了又变,各种复杂的情绪都毫无掩饰的显露出来,担心、吃惊、紧张,还有一种秘密被人发现后的不安感。

    “别紧张,我没有什么特异功能,更不是外星人,这只不过是移魂术的后遗症之一而已。”我笑着说道。

    他连连摇头:“怎么可能!”

    “你要是不信还可以再试试。”其实我心里也挺没谱的,但只要唬住他就好,我接着说道“其实你对家族很不满吧,你把我扔水里也并不是真的想淹死我,只不过想找个理由拖延我留下来的时间,好让你有机会得知更多信息,对吧。”

    这些东西都不用靠感知,结合他一系列的言行,以及我装睡时偷听到他和那个年长者的对话,就能推断出个七七八八。现在趁着他震惊,干脆一股脑说了,让他也没时间去细想。

    看他那闭不上的嘴巴,圆瞪的眼睛我就知道我猜对了。

    “你现在还觉得我的筹码小吗?”我追问。

    他又一次背过身迎向窗外,双手紧按在窗台上,看得出他在认真思考。

    打铁要趁热,在一个人权衡的时候,不断扰乱他的思绪是最好的办法,我接着说:“现在对你来说,不是放不放跑我的问题,而是能不能一个人独享这天大秘密的问题。我想你心里很清楚,这个秘密意味着什么……”

    他还在想,我就继续说:“当然了,也许你更喜欢继续给人收拾烂摊子,继续做一个默默无名的奉献者一辈子,对吧。”

    听到这里,他猛然回过身直视着我,他开口道:“我怎么能确保下一秒你不会又突然开始讨厌我,然后又不肯说了呢?”

    “我不认为我反悔了会有什么好下场。”我顿了顿,接着说“当然了,你如果觉得风险很大可以拒绝我,毕竟你不会是我最后一个接触的人,对我来说可以做这个交易的人也许不会少。”

    “呵。”叶希羽嘲讽似地笑了一声,但他的眼神已经坚定起来。

    我知道,事成了。